Jackie Stewart


国籍 英国
F1 职业生涯
参赛岁月 1965 – 1973
车队
参赛次数 100 (99 发车)
世界冠军 3 (1969, 1971, 1973)
分站胜利 27
领奖台完赛 43
职业生涯得分 359 (360)
杆位 17
最快圈速 15
第一场分站 1965 南非大奖赛
第一次胜利 1965 意大利大奖赛
最后一次胜利 1973 德国大奖赛
最后一场分站 1973 德国大奖赛

杰基·斯图沃特

Jackie Stewart

杰基·斯图沃特talks在2005年美国大奖赛上与车迷交谈

Sir John Young Stewart, OBE[2] (约翰·扬·斯图沃特爵士,大英帝国荣誉勋章获得者(1939年6月11日出生于西Dunbartonshire的密尔顿),常用名为Jackie,绰号为“飞翔的苏格兰人”,是一位苏格兰籍前赛车手。他于1965至1973年间参加F1比赛,赢得3届车手总冠军。他也参加Can-Am比赛。他在美国是位著名的赛车比赛电视直播评论员,作为一名福特的“推销员”,他的苏格兰口音已为自己贴上了标签。1997至1999年间,他与自己的儿子保罗合作,建立了斯图尔特大奖赛F1车队,自己出任老板。

目录

  • 1 早年生活
  • 2 赛车生涯
  • 3 安全比赛倡导者
  • 4 完整的F1比赛纪录
  • 5 顾问,评论员,车队老板
  • 6 荣誉
  • 7 胜利
  • 8 See also
  • 9 轶事
  • 10 参考文献
  • 11 扩展链接

早年生活

杰基小时候由于父母的工作而常常接触到汽车,在密尔顿的Dumbuck汽修厂里他是一名学徒机械工。他的家族经销捷豹汽车而且经营有方。杰基的父亲曾是一名业余摩托车手,他的哥哥吉米耶是名赛车手,并在当地小有名气,耳濡目染之中,杰基也融入到了赛车事业之中。

在他的哥哥在勒芒发生事故受伤之后,他的父母并不赞成杰基继续赛车运动,于是他开始从事射击。斯图尔特在双向飞碟射击项目中一战成名,只可惜错过了1960年夏季奥运会(他选择在1964年参赛)。

他家的一个客户,Barry Filer,向杰基发出邀请,让他在Oulton Park试驾了很多的汽车。1961年,Filer提供了一辆Marcos GT,杰基用它取得了四场胜利,并驾驶Filer的Aston DB4GT比赛过一次。1962年,为了确定他是否可以成为职业车手,在Oulton Park测试了一辆E-type,结果他做出的速度与Ray Salvadori去年的成绩不相上下。他赢下了两场比赛,他驾驶着E-type赢得在英格兰的首场胜利。Ecurie Ecosse的David Murray为他提供了一辆Tojeiro EE Mk2,然后是他们的Cooper T49,杰基用Cooper在Goodwood获得胜利。1963年,他赢得14个冠军,一次亚军,两次季军,仅6次退赛。

1964年,他再次与Ecurie Ecosse签约。更重要的是,Ken Tyrrell(肯·泰瑞尔,后来为Cooper经营初级方程式车队),从Goodwood赛道经理那里听说了这个年轻的苏格兰人之后,便给吉米·斯图尔特打电话,询问他的弟弟是否有兴趣来试车。杰基如约而至,在Goodwood赛道上测试Bruce McLaren正在测试的全新的F3 T72-BMC。很快,斯图尔特超过了McLaren的成绩,迫使McLaren再次回到赛道上做出更快的圈速。再一次,斯图尔特的速度更快,Tyrrell为他在车队中提供了一个位置。这也是两人在此项运动中辉煌合作的开始。杰基克服了难语症取得了成功。他的家族座右铭是“正直与关爱”(Integrity and Care)。

车手生涯

杰基·斯图沃特在纽伯格林驾驶Matra-考斯沃斯赛车,1969年
Tyrrell 003赛车,这辆车帮助斯图沃特获得了1971年的世界冠军
斯图沃特与Mike Kranefuss谈话,1973

1964年,他为Tyrrell参加F3比赛。他的首场比赛是在3月15日,潮湿的Snetterton赛道。仅两圈过后,他就取得了令人乍舌的25秒的优势,最终他以44秒的优势赢得比赛。不久,他接到Cooper参加F1比赛的邀请,但是他拒绝了,他选择在Tyrrell这里积攒更多的比赛经验。在他走向F3冠军的征途中,他仅仅丢掉了两场比赛的胜利,一次是因为离合器故障,一次是发生侧滑。

在驾驶过John Coombs的E-type 以及在勒芒试驾了一辆法拉利之后,他尝试了一下莲花 33—Climax F1赛车,他的表现给科林·卡普曼(Colin Chapman)和吉姆·克拉克(Jim Clark)(不必多说,此人是很难被轻易打动的)留下深刻的印象。斯图尔特再次拒绝了加入F1,转而投入莲花F2车队。在他首次F2比赛中,他驾驶莲花 32—考斯沃斯[14]在高难度的Clermont-Ferrand赛道上取得第二名的成绩。

1965年,他签约BRM车队,对友是格拉汉姆·希尔。这份合同让一年净赚4,000英镑。他在莲花车队完成了F1处子秀,当时是在1964年12月的Rand大奖赛中,代替受伤的克拉克。另一辆莲花赛车第一个完赛,他获得了第二名。在他F1生涯的首次南非大奖赛中,他以第6名完赛,第一次获得了锦标赛积分。他的首场重要胜利来自于初夏的英国车手俱乐部国际锦标赛(BRDC International Trophy),年底时,他在Monza与自己队友希尔的P261经过一番激烈竞争后,赢得了首个分站赛冠军。斯图沃特以3次亚军,1次季军,1次第5,1次第6的成绩结束了他的新人赛季,并最终名列年度车手第三名。他同时也驾驶Tyrrell 的非常糟粕的F2 Cooper T75-BRM 参加F2比赛,以及在勒芒驾驶Rover的颇具革命性的涡轮机车。

1966年,他在首次参加印地500时便差点获得冠军,他驾驶的赛车是John Meecom的 罗拉 T90—福特赛车仅仅是在比赛还剩8圈就结束的时候,由于排气管破损而没能取得胜利。但是,斯图尔特在比赛中除了遭遇机械故障外,一切尽在掌握,他优异的表现为他赢得了“年度最佳新人”的荣誉,直到2007年,赛车史上才出现一位能与斯图沃特相提并论的新人,他在首次参赛中就获得了印第安纳波利斯大奖赛的胜利。

1966年的一次事故激发起他为安全比赛而奋斗的决心。在1966年比利时大奖赛中,大雨突降Spa-Francorchamps赛道,引发了很多事故,他被捆在翻扣在赛道上的BRM赛车中动弹不得,浸泡在泄漏的燃油中,任何的一点火花都可能导致一场灾难。赛事工作人员对此无能为力,同样遭车祸的队友希尔和Bob Bondurant将他从赛车中救了出来。从那之后,赛车上都安装了主控电子系统的开关以及可拆卸的方向盘。同时,考虑到受伤后被送往医院的过程漫长又缓慢,他总是将自己的医生带在身边,BRM车队也配备了一辆医疗车。这是极其惨淡的一年,BRM赛车几乎一无是处,斯图沃特全年没有一场胜利。BRM在1967年并没有起色,斯图尔特仅在SPA取得了全年最好的第二名,尽管他为泰瑞尔车队在F2的比赛中赢得了Karlskoga, Enna, Oulton Park 站的冠军,以及驾驶一辆Matra M5S 或者 M7S在Albi也获得了冠军。

F1中,他将希望押在Tyrrell 的车队上,1968和1969赛季他驾驶的是 Matra MS10-考斯沃斯赛车。在Zandvoort赛道,他高超的驾驶技术以及改进后的邓洛普轮胎在大雨中为他带来了胜利。在纽伯格林的雨雾交加中,他以4分钟的巨大优势赢得冠军,尽管他的雨胎可能比其他的车手的好,但这一获胜优势仍是史上最佳之一。他也参加了Watkins Glen的比赛, 但是由于在Jarama的F2比赛中受伤,他错过了F1 Jarama 和 Monaco大奖赛,在墨西哥城的失利也让他将总冠军拱手让给希尔。

在相继取得Kyalami, Jarama, Zandvoort, Silverstone和Monza的胜利之后,斯图沃特成为1969年的世界冠军,他的坐骑是Matra MS80-考斯沃斯。直到2005年9月,驾驶雷诺赛车夺得世界冠军的费尔南多·阿隆索才成为继斯图沃特之后唯一一位驾驶法国赛车获得世界冠军的车手,而且阿隆索的雷诺赛车实际上是在英国制造的,所以斯图尔特仍然是最纯正的“法国制造”冠军车手。

1970年,Matra (已被克莱斯勒接管)坚持使用自己生产的V12引擎,而泰瑞尔和斯图尔特却希望继续使用考斯沃斯,并保持与福特的良好关系。最终,泰瑞尔车队从March 工程公司购买了底盘;斯图尔特驾驶March 701—考斯沃斯赛车赢得Daily Mail Race of Champions以及Jarama大奖赛,但是很快就被莲花的新72赛车所打败。新款泰瑞尔 001—考斯沃斯赛车在8月一经问世便遭遇各种问题,但斯图尔特却在1971年给它带来许多美好的时光。泰瑞尔车队仍由法国燃油公司ELF提供赞助,斯图尔特的战车也常年涂着一层法国蓝。斯图尔特仍旧坚持偶尔参加F2的比赛,他在水晶宫获得冠军,在Thruxton也名列前茅。他原本计划作为驾驶肌肉型4.5升保时捷917K的Steve McQueen的副驾驶,参加在勒芒的比赛,但由于McQueen 并不能保证比赛的安全,最终这一计划没能实现。他也参加了Can-Am, 驾驶的是revolutionary Chaparral 2J, 在St. Jovite和Mid-Ohio ,成功地击败了重卡迈克拉伦。

斯图沃特又在1971年驾驶优异的泰瑞尔 003-Cosworth赛车再次获得世界冠军,他赢下了西班牙,摩纳哥,法国,英国,德国和加拿大的分站冠军。同时他驾驶罗拉 T260-Chevrolet赛车参加了一整赛季的Can-Am。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1973年。由于频繁的旅行加重了他的胃炎,他错过了1972年的比利时大奖赛,也不得不取消了驾驶麦克拉伦出战Can-Am的计划。但他依然赢得阿根廷,法国,美国以及加拿大站的冠军,屈居Emerson Fittipaldi之后获得年度车手亚军。斯图沃特与F1队友François Cevert以及其他F1车手一起在欧洲2组巡回赛中展开竞争,他驾驶的一辆Capri RS2600,当时福特与宝马两支车队争夺的不可开交。斯图尔特在Paul Ricard[29]赢得6小时拉力赛的冠军,他也获得了OBE的荣誉。

进入1973赛季后,斯图沃特决定退役,不过他仍然获得南非,比利时,摩纳哥,荷兰和奥地利站的冠军。他的最后一场也是第27场胜利是在纽伯格林为泰瑞尔送上的一场酣畅淋漓的1+2胜利。1973年的美国大将赛中,在他的队友François Cevert在练习赛中发生重大撞车事故之后,斯图尔特比预定提前一场比赛退役,这也使他错过了自己的第100场大奖赛。

赛车安全倡导者

在斯图沃特的F1生涯中,驾龄在5年以上的车手在撞车事故中身亡的概率是三分之二。在1966年的SPA赛道上,他以165英里的时速在大雨中冲出赛道,撞倒了路边的电话亭又撞毁了一间小木屋,最后在一家农户的屋外停了下来。他的方向盘转向杆插入了他的腿中,破裂的油箱正在向驾驶仓内倾泻燃油。既没有工作人员赶来救他,也没有合适的工具可用,赛道上也没有医生或医疗设施,斯图沃特只能被抬到一辆小货车上干等着,直到最后终于来了一辆救护车。他先是被送到了赛道第一急救中心,在那里他躺在担架上等待着,担架被放在地板上,地板上到处都是烟头和各种垃圾,后来他又被另一组救护人员抬走了,但救护车司机却在前往烈日一家医院的途中迷路了,最后,一架私人飞机将斯图尔特送回了英国。

在经历了SPA的车祸之后,斯图尔特开始大力倡导安全比赛。后来,他曾这样说道“如果我能给这项运动留下些什么,我希望是在提高安全性方面的,因为当我来到大奖赛的场地时,那些所谓的防护与安全措施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斯图尔特是这样描述他在SPA的经历:“我被捆在车里长达25分钟,动弹不得,格拉汉姆和Bob Bondurant从观众的工具箱里找来了几把扳手才将我从车中救出。没有医生,也没有地方可以把我放下,他们把我放到了一辆货车的车斗里。最后一辆救护车将我送到了控制塔附近的赛道第一急救处,我被扔在一个担架上,放在地板上,地板上到处都是烟头。我和一位警察同志被送上一辆救护车,可这位警察同志没找到救护车,而救护车又不知道该怎么去烈日。当时他们以为我的脊柱受伤了,而事实是我并没有伤的那么重,可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我意识到,如果这就是我们所能做到的最好的,那么一切都错了:赛道,赛车,医护方面,消防人员以及处理突发事件的工作小组,统统全都有问题。草地成了停车场,赛道旁的树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等等。现在的年轻人肯定不能理解,这真是太可笑了。”

为了改善这些状况,斯图尔特和Louis Stanley(BRM车队老板)一起致力于提高紧急救助服务以及大力倡导在赛道上安装更安全的防护栏。“我们比赛的赛道,在维修站前面都没有防止撞车的防护栏,燃油桶就闲置在维修站入口的线上,赛车随时都有可能撞进维修站里。这太荒唐了。”不得已,斯图尔特聘请了一位私人医生,陪他参加之后他所有的比赛,他还在他的赛车的方向盘连接杆上绑上了一把扳手,以备不时之需。斯图尔特极力主张比赛时要系好安全带,并建议车手全场佩戴头盔。在今天看来,没有这些措施的比赛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同样,他也大力劝说赛道经营者们将赛道现代化,他还组织车手们联合抵制在SPA和纽伯格林的比赛,除非防护栏,缓冲区,消防队和医疗设施得到改善。

斯图尔特的努力并没有被赛道经营者们,赛事组织者们,一些车手,还有新闻记者们所接受。“如果我总是说些大家爱听的话也许我将会是一个更受欢迎的世界冠军,如果我现在已经死了,那我肯定更受欢迎。”不管怎样,他在赛道上的成绩,他的人品,以及他在事业上的成功都让他的建议掷地有声。当然,1968年的德国大奖赛,在瓢泼大雨中,他带着腕伤以4分多钟的优势获得冠军——不管他如何倡导提高安全措施,也没有人敢质疑他的胆量。

今天,斯图尔特作为一名安全比赛倡导者对赛车运动的贡献,同他作为世界冠军的价值一样巨大。

顾问,评论员,车队老板

之后,他成为了福特汽车公司的顾问,同时继续作为F1安全比赛的代言人。在70年代和80年代早期,他为美国电视台报导NASCAR和印地500的比赛,同时也为澳洲电视台工作。作为一名评论员,他以见解深刻的分析,苏格兰口音,连珠炮般的语速而闻名,曾经有一次,Jim McKay说他的语速跟他开车一个速度。

1997年,斯图尔特作为车队老板,带领Stewart Grand Prix重返F1。作为一支与福特合作的车队,他们的首场比赛是1997年的澳洲大奖赛,他们第一年唯一的亮点,就是在受到大雨侵袭的摩纳哥大奖赛上,鲁本•巴里切罗取得了令人难忘的第二名。由于赛车可靠性很差,本来有希望在纽伯格林拿到的第二名最终落空,很多原本应有的好成绩也因为同样的原因没能实现。

然而,1998年在福特得到了考斯沃斯引擎之后,他们冒险为1999赛季设计并制造了一款全新的引擎。最终他们得到了回报,SF3全年都表现出了极强的竞争力。车队和Johnny Herbert在欧洲大奖赛(纽伯格林)中赢得比赛胜利,尽管有些运气的成分。而巴里切罗取得了三次季军,并在法国站夺得杆位,还曾在自己的主场英特拉格斯短暂的取得领先。后来这支车队被福特收购,再2000年成为捷豹车队,2005年又成为红牛车队。

荣誉

斯图尔特获得Sports Illustrated杂志评选的1973年“年度最佳运动员”称号,也是迄今为止唯一获此殊荣的赛车运动员,同年,他还赢得BBC电视台评选的“年度最佳个人运动员”,在ABC电视台的评选中,他与前传奇橄榄球选手O.J. Simpson共同分享了世界最佳运动员的荣誉。1990年,他的名字被写入国际汽车运动名人堂。1996年,他被爱丁堡的Heriot-Watt大学授予荣誉博士头衔。
2001年,斯图尔特授勋为爵士
2002年,他赞助建立了苏格兰体育名人堂,并且成为第一位入选者。
2003年,世界射击运动联合理事会授予杰基·斯图尔特爵士射击运动大使”称号。该奖项是专门授予在世界范围内对提升射击运动有突出贡献的个人而设立的。

胜利

F1世界冠军 1969 Matra
F1世界冠军 1971 Tyrrell
F1世界冠军 1973 Tyrrell

轶事

斯图尔特曾在2002至2003年间几次出现在UPS的广告中,作为Dale Jarrett的顾问,劝说Jarrett去“飙一飙那个棕色的大卡车”。

他曾在1977年的电视剧“Lupin III”中客串一个1977年摩纳哥大奖赛上的车手的角色。

他曾出演过罗曼·波兰斯基的电影《一个冠军的周末》,这部电影波兰斯基以杰基为原型,描写了摩纳哥大奖赛的周末。

乔治·哈里森,杰基的好朋友,在1979年曾发行了一张单曲,名为《Faster》,以此来献给杰基,尼基·劳达,鲁尼·皮特森(Ronnie Peterson)等F1的车手们。

【翻译:hyowoo】


上一篇:蒂姆·格洛克
下一篇:迈克尔·舒马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