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es Hunt


国籍 英国
F1 职业生涯
参赛岁月 1973 - 1979
车队
参赛次数 93
世界冠军 1 (1976)
分站胜利 10
领奖台完赛 23
职业生涯得分
杆位 14
最快圈速 8
第一场分站 1973 摩纳哥大奖赛
第一次胜利 1975 荷兰大奖赛
最后一次胜利 1977 日本大奖赛
最后一场分站 1979 摩纳哥大奖赛

詹姆斯·亨特

James Hunt

James Simon Wallis Hunt (詹姆斯·西蒙·威利斯·亨特)(1947年8月29日-1993年6月15日),英国车手,1976年F1的世界冠军。退役后亨特成为了一位媒体评论员和商人。

经过低级别的方程式比赛后,亨特在1973年进入了F1,驾驶由Hesketh 提供的March 731。1975年年底加入Mclaren前,亨特开着Hesketh车队自己的Hesketh 308赛车代表Hesketh参加了所有的比赛,并在一些比赛中获得了冠军。进入迈凯伦的第一年,亨特就以微弱的优势击败了尼基·劳达赢得了车手冠军,后者在1976年赛季中段的德国站中遭遇了严重的撞击事故,还导致赛车着火。得到了世界冠军以后,亨特继续为迈凯伦效力了两年,但是都没什么作为,在1979的早些时候便转会去了Wolf车队。然而,在经历了一系列的退赛后,亨特在1979年的赛季中退役了。

亨特从来不会对自己太苛刻,他以他的号召力和魅力得到了英国公众的厚爱,并在70年代为F1带来了一群全新的观众。尽管Hunt的F1生涯仅仅只持续了6个赛季,但是他是那个时代少数的几个被深深记住的车手之一,其中部分是因为他在退役后直至他1993年逝世期间在BBC做评论员的。

目录

  • 1 早年岁月
  • 2 F1职业生涯
    • 2.1 Hesketh车队
    • 2.2 世界冠军年
    • 2.3 下坡路与退役
  • 3 私生活和晚期生涯

早年岁月

詹姆斯·亨特出生在Sutton的Belmont,父亲是个成功的股票经纪人。他先是在东Sussex的Hastings的Westerleigh学校接受教育,然后去了Berkshire的Crowthorne的Wellington大学继续深造主修医学。不过在亨特18岁生日前,一个朋友带他去观看了摩托赛车比赛,他就立刻被其吸引住了。


James Hunt 驾驶 Brabham BT21 在 Brands Hatch赛道参加F3系列赛, 1969年

亨特在为自己打造了一年快但是脆弱的迷你赛车后就开始了自己的赛车生涯,并参加了福特方程式和F3。 Hunt以激进,轻快的驾驶风格被认定是个很快的车手,不过他也经常导致严重的事故,因而他获得了一个关于“Hunt”的很恰当的昵称“The Shunt”。1970年10月3日在水晶宫的每日快讯杯的F3比赛里,Dave Morgan的那个极富争议的事故就和Hunt有关。在先前近距离争斗中的轮胎碰撞以后,Morgan在最后一圈试图在South Tower弯从外线超越亨特,但是两辆车却发生了撞击退出了比赛,亨特的车停在了赛道当中,只剩下了两只轮胎。亨特从赛车中出来,跑向Morgan,狠狠的将他推倒在地,这件事情让他受到了官方的严厉的批评。

亨特在March车队继续他的赛车生涯,不过很快离开了那里,去了Hesketh车队,他认为那里才适合他。车队先让Hunt参加了F2的比赛但鲜有成绩,不过Lord Hesketh却决定加入F1,反正他们在F1的成绩可能也不会比在F2的要更差了,而且并不需要多很多的支出。(这还能让Lord Hesketh向更多识货的人炫耀他的游艇,直升机,保时捷和劳斯莱斯)

F1职业生涯

Hesketh车队

1975年Hunt的Hesketh308赛车,图中的驾驶者是他儿子Freddie,2007年

Hesketh买下了March 731的底盘,并由Harvey Postlethwaite加以改进。车队并没有得到对手们的重视,他们只是把Hesketh团队看作是一群与F1的生活方式相配的派对动物。但是赛车比预料的有竞争力的多,他们获得的最好成绩是1973年的美国站的第二。Hesketh在March的基础上为1974赛季打造了一辆新车,名为Hesketh 308,但其总不能和V12引擎协调搭配。Hesketh车队留给了公众很多遐想——因为他们的车身上没有任何的赞助商标志,一只泰迪熊的图标令整个图装很有趣,让人看不出他们是极富竞争力的,亨特将开始他的辉煌之路。那个赛季的高潮是Hunt在在银石举行的非赛车锦标赛的BRDC国际杯的比赛中击败了包括当时的一些F1的顶尖人物在内的所有对手获得了冠军。

他的第一个冠军是1975年荷兰大奖赛在Zandvoort获得的。那一年,他取得了年终第四,不过Lord Hesketh却耗费了一大笔钱,并还没能为他的那支独特的车队找到一个赞助商。1976年前随着这支小车队在的退出,Hunt一直在苦苦寻找他的去处,直到Emerson Fittipaldi离开了Mclarem加入了其兄弟车队Copersucar-Fittipaldi。由于没有其他的顶级车手可用了,车队管理层签下了Hunt作为他们下个赛季的车手——他是史上最廉价的世界冠军之一(Keke Rosberg在1982年最后时刻才找到个车手席位的情况与其相似)。Hunt拒绝签署合同里一条“参加赞助商活动要求穿正装”的条款立即引起了轩然大波。在Hunt效力Mclaren的期间,他就是穿T恤牛仔裤并经常赤着脚参加各种有国际性企业老板主席,媒体高官出席的活动的。

世界冠军年

1976年是Hunt最棒的一年。在那个混乱的赛季,他驾驶着Mclaren的M23赢了六场比赛。糟糕的赛季初段后,在1976年冬天的西班牙大奖赛,他因为Mclaren的赛车比标准宽了1.8厘米而被取消成绩后来又被恢复。在英国大奖赛,亨特的第七场胜利因为他引发的第一弯的连续事故而被剥夺了。在意大利大奖赛中,Mclaren所用的Texaco燃油尽管在检测是明显合法的,但是由于用相同燃油的Penske的赛车辛烷远远超出标准而致使两支车队都被迫从最后起步。

Niki Lauda在德国站的那场几乎致命的事故,以及缺席的加拿大站让亨特得以在积分上追近奥地利人。在最后一场日本站的比赛前,亨特只落后3分了。日本大奖赛是在水流成河的赛道上进行的,Lauda拒绝参赛,说这个情况太危险了。在领先了大半场比赛后,亨特遭遇到了爆胎,最后还是他通过车队打出的复合告示板完成了一个长时间的进站。不过他还是从后面追到了第三的位置,取得了4分。这足以让他以仅仅一分的优势赢得世界冠军了。

下坡路与退役

1977年的F1赛季是亨特霉运的开始,尽管他赢下了三场比赛,登上了几次领奖台并最终在车手积分榜上获得了不错的成绩。Mclaren的M26在赛季的初段很有问题,亨特消极对待试车致使那段时间的比赛很艰难,而Niki Lauda和Mario Andretti期间建立了一个很可观的积分优势,让亨特无法逾越。最终他还是开始认真工作去解决赛车的问题,不过1977年糟糕的稳定性毁了他本应该好很多的成绩。

1978年是Hunt严重走下坡路的一个赛季,他几乎都得不到什么分数。莲花车队的Lotus 79赛车在地面效应得到了颇有成效的进步,而Mclaren对此却没有很快做出跟进。M26在赛季中段才对地面效应进行改进,但并没有获得什么效果,而且他们也没有一个试车手帮助提高赛车能力。Hunt的工作热情越来越低,有时候的表现还不如他的那个没有经验的队友Patrick Tambay。

James对工作仅剩的热情,在1978年意大利站起步时与他的朋友Ronnie Peterson发生的撞击事故中全部消耗殆尽了。比赛的发车十分混乱,一半赛车还在进行暖胎圈。第一弯的事故很严重,Peterson的莲花赛车撞向了防护墙,并着起了火。是亨特将他从赛车里救出来的,不过一天之后瑞典人还是因为栓塞而去逝了。Hunt对他朋友的死看的很严重,在之后的很多年一直为了这个事故而谴责Riccardo Patrese。比赛录像证实了Patrese当时并没有碰到Hunt或Peterson的赛车,也没有撞到别的赛车而导致这场事故。但是亨特坚信,是Patrese'野蛮的行为使得Mclaren和莲花发生了碰撞,而Patrese辩解说在事故发生之前,他已经远远的在他们两个前面了。

1979年,亨特转会去了建队初期非常成功的Walter Wolf车队,那也成为了他在F1的最后一个赛季。然而亨特在Wolf的1979赛季很短暂。车队的地面效应不具竞争力,亨特对比赛已经没有任何的热情了。他的私生活也变得越来越乱七八糟。1979年摩纳哥站的退赛以后,在这个六年前他第一次参加F1比赛的地方,亨特向媒体发表了一份声明,宣布了他的突然退役,永远离开了F1的赛场。

私生活和晚期生涯

Hunt在赛道内外那些出轨的行为是臭名昭著的。亨特在F1系列赛的地位稳固,风头盖过摩托运动的时候进入了F1,他成为了不受拘束的,寻欢作乐的车手们的代表,并以他古怪的英国人的性格而闻名。很多行为出轨的近代车手都会拿来和亨特比较,比如艾迪·艾尔文(Eddie Irvine),以及更近的,基米·莱科宁(Kimi Raikkonen)。

亨特和劳达职业生涯的早期,他们在伦敦共住一居室,在场下是非常亲密的朋友,。劳达在他的自传“To Hell and Back”里写到,“亨特是个奔放的,绝对正直的朋友。”当亨特背井离乡住在西班牙的时候,他和Jody Scheckter是邻居,同时也是十分要好的朋友,亨特还为Scheckter起了个昵称为Fletcher。亨特还有一个密友鲁尼·帕特森(Ronnie Peterson)。帕特森是个安静的害羞的人,而亨特的个性却与其完全相反,不过就是因为他们互补的性格让他们在赛道下走的很近。是Hunt在1976年的一场大西洋方程式比赛中被击败后发掘吉尔斯·维伦纽夫(Gilles Villeneuve)这号人物的。然后在1977年,亨特安排了这个年轻的加拿大人在Mclaren参加了他的第一场比赛。维伦纽夫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一直很看重亨特的建议和支持,1982年维伦纽夫的逝世也让亨特异常伤心。

亨特的生活方式就如他在赛道上的一些事件一样颇具争议:他与漂亮的女继承人结婚:他喜欢穿着牛仔裤光脚参加F1的活动;他偶尔会吸食大麻;他在Marbella的海滩附近过着不规律的生活。他经常去夜总会和迪斯科舞厅,似乎就是为派对而生的。亨特是个球类运动的专家,他时常会去打壁球和网球,也会代表F1车手的板球和足球队比赛,并不止一次出现在BBC超级运动明星的活动上。他音乐方面的能力也不赖,喇叭,钢琴他都能演奏的很棒。他经常被怀疑对比赛不够认真,不过在1976和1977年还是获得了不错的成绩。他总是在他的赛车服上带着一个徽章,上面写着“Sex - Breakfast of Champions”

他结过两次婚:第一次是和模特Suzy Millar,但她因为演员Richard Burton离开了他。他的第二任太太是Sarah,他们生了两个孩子。

退役后不久,亨特就成为了BBC的一个直言的,有趣的评论员,与Murray Walker搭档。他向观众充分展示了他对F1的学识,洞察力以及在转播中的冷笑话,这也为他带来了一批新的粉丝群体。他以“黑”那些他认为不够努力的车手闻名,尽管用语粗俗,但是他的评论往往还是很幽默的——在BBC的直播中,他曾经对René Arnoux这样评论到,自然吸气赛车不适合这个法国人“bullshit”的驾驶技术。他于对比赛的解读以及根据赛道上的形式预测结果也是颇有心得的。他曾一度考虑过在80年代中期回到F1,并甚至已经私下的为威廉姆斯进行了蛮有竞争力的测试,不过最终还是改变了这个想法。

亨特一直在与他的消沉态度,酗酒以及生意上的失利抗争着,到40岁左右,他似乎已经戒掉了大多数数的恶习(尤其是烟酒),终于感受到了快乐。和他的快乐包括他的新伴侣Helen,他的健康生活,他的自行车,他偶尔的穿衣方式,他的两个儿子和他的Austin A35敞篷车。与Hunt不太搭调的是,他成为了一个相思鹦鹉和鹦鹉的世界冠军饲养者。其中一只鹦鹉,Hunbert被拿去出演Peter Pan的一部伦敦西区的作品“Captain Hook”里的鸟,但是由于这只鸟的不合作,还被送回到了亨特那里。

Hunt在1979年英国的哑剧“The Plank”短暂露过一次脸,2000年ITV的一个警务,电影,动作专辑节目“Crash Test Racers”也有Hunt的画面,这也是在他逝世后公布的众多采访之一。

然而这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1993年,45岁的亨特因为心脏病发作在他温布尔登的家中逝世,几个小时前,他才向Helen求了婚。

亨特的儿子Freddie Hunt在2006年10月29日进行了他的第一场赛车比赛,并获得了第四。据说他是要通过比赛来看看自己是否有意愿成为一名职业车手。

Freddie在Joe Tandy参加了2007年的福特方程式锦标赛。

2007年年初,F1车手Ki基米·莱科宁用詹姆斯·亨特的名字在他的家乡芬兰参加并赢下了一场雪地摩托比赛。莱科宁毫不演示他对70年代像亨特那样的车手的生活方式的羡慕。



【翻译:imik】


上一篇:阿尔贝托·阿斯卡里
下一篇:乔臣·林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