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rton Senna


国籍 巴西
F1 职业生涯
参赛岁月 1984 - 1994
车队
参赛次数 162 (161 发车)
世界冠军 3 (1988, 1990, 1991)
分站胜利 41
领奖台完赛 80
职业生涯得分 610 (614)
杆位 65
最快圈速 19
第一场分站 1984 巴西大奖赛
第一次胜利 1985 葡萄牙大奖赛
最后一次胜利 1993 澳大利亚大奖赛
最后一场分站 1994 圣马力诺大奖赛

阿亚顿·塞纳

Ayrton Senna

Ayrton Senna da Silva (阿亚顿·塞纳·达·席尔瓦)(发音 [aˈiɾtõ ˈsenɐ dɐ ˈsiwvɐ]1960年3月21日 — 1994年5月1日) 是一位巴西传奇车手,也是3届世界冠军。他在1994年圣马力诺大奖赛上撒手人寰,他的这起事故开启了F1运动车手安全的新时代。他是至今最后一个在大奖赛周末过世的F1车手。

他早年参加卡丁车赛,在1983年他赢得了英国F3冠军,并在下一年加入了Toleman车队开始了自己的F1征程。1985年他转到莲花车队,在莲花的3个赛季中他赢得了6场比赛。1988年他加入迈凯伦—本田车队,并与阿兰·普罗斯特成为队友,并在当年赢得了第一个世界冠军。之后在与普罗斯特的竞争中,塞纳赢得了1990和1991年的世界冠军,其中1990年的冠军是由一次充满争议的碰撞决定的,当时普罗斯特已经转投法拉力车队了。在接下来为迈凯伦效力的2个赛季中,虽然驾驶着劣势赛车,塞纳却依然获得了8个分站冠军,并在1993年短暂领跑世界冠军积分榜。然后他转投当时处于统治性的威廉姆斯—雷诺车队征战1994F1赛季,而这也是他最后一个赛季了。

他在1984年驾驶一辆毫无竞争力的赛车差一点就赢得了摩纳哥大奖赛,1985年,他在葡萄牙大奖赛上以统治性的优势赢得了首场大奖赛胜利,还有他威名远播的1993年欧洲大奖赛的胜利,都是在雨天条件下取得的,这些都为他赢得了汽车运动历史上超然于世的最强雨战车手的地位。他是单圈速度最快的车手,162场大奖赛65个杆位可以最好的诠释着一切。他在摩纳哥获得6次冠军,而他在1988年日本大奖赛上的冠军为其赢得了第一次世界冠军,以上这些GP至今让人难以忘怀。

他对胜利的无情意志是众所周知的,他经常走切线,最有名的是1990年日本大奖赛上,在与阿兰·普罗斯特争夺世界冠军时,故意与其碰撞,导致双双退赛,并由此获得世界冠军。他与其场上和场下的对手阿兰·普罗斯特之间的竞争或许是F1历史上最激烈的争夺了。

他的赛车技巧和鲜明个性使他在汽车运动历史上赢得了特殊的地位,这与大奖赛传奇车手Juan Manuel Fangio很类似。全球百万车迷通过电视转播信号见证他在1994年圣马力诺大奖赛上悲剧性的事故。

同样著名的还有其特有的双重个性。与塞纳赛道上对胜利的渴望与不屈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在赛道下他是一个高尚的充满同情心的车手。一个虔诚的基督徒,据说,他捐献出其绝大多数收入创建了“Ayrton Senna Foundation”(阿亚顿·塞纳基金会)——其目的是帮助巴西和全世界范围内贫困儿童。最后他还关心F1运动潜在的威胁性,他帮助推动了车手安全组织的建立。

目录

  • 1 早年岁月
  • 2 车手生涯
    • 2.1 车手生涯早期
    • 2.2 Formula One
      • 2.2.1 1984: 托尔曼车队
      • 2.2.2 1985-1987: 莲花车队
      • 2.2.3 1988-1993: 迈凯伦车队
      • 2.2.4 1994: 威廉姆斯车队
        • 2.2.4.1 1994年伊莫拉赛道的致命事故
  • 3 葬礼
  • 4 遗产
  • 5 排位赛
  • 6 雨天驾驶
  • 7 性格
    • 7.1 F1的危险性
  • 8 琐事
  • 9 塞纳的话
  • 10 争论与批评
    • 10.1 决定世界冠军的碰撞
    • 10.2 其他事件

早年岁月

塞纳出生在São Paulo。在学校里他在体育,艺术和化学上非常出色,但是他的数学,物理和英语就不那么顺利了。他是一位巴西富裕农场主的儿子,在他儿时时他就对赛车运动展现出了兴趣。

车手生涯

车手生涯早期

塞纳13岁开始参加卡丁车赛。1977年,他赢得了南美卡丁车赛的总冠军。之后,他在参加卡丁车世界冠军赛时曾获得过积分领先——但却没有最终获胜。1981年他前往欧洲继续参赛,他赢得了英国福特方程式1600组别的冠军。接下来的一年中他赢得了英国和欧洲福特方程式2000组别的冠军。在那时,他决定使用母亲的中间名Senna来报名,因为da Silva在巴西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名字了。

1983年,塞纳在与Martin Brundle激烈的竞争中,经过数次受争议的比赛后,终于赢得了1983年英国F3总冠军。他同时在后来享有盛誉的第一届澳门格兰披治上代表Teddy Yip的Theodore Racing车队获得冠军,这支车队与他在英国参赛的West Surrey车队有紧密联系。

F1

此时,塞纳已经吸引了威廉姆斯,迈凯伦,布拉汉姆和托尔曼车队的注意,所有车队都邀请他参与测试。由于其同胞尼尔森·皮奎特反对他加盟布拉汉姆车队,而其余三支车队中只有Toleman提供给他1984年的参赛席位,所以他加入了这支菜鸟车队。Luca Di Montezemolo(卢卡·迪·蒙特泽莫罗)曾回忆说,在那年的伊莫拉站开赛前,塞纳走到他身边赞赏法拉利反抗F1中电子化的努力。塞纳同时还告诉蒙特泽莫罗他希望能在法拉利结束车手生涯。

1984: Toleman

塞纳的托尔曼TG184赛车在Donington Grand Prix(多宁顿大奖赛纪念品展)上展出

塞纳在第二场大奖赛南非大奖赛上获得其第一个冠军积分。两周后在Zolder赛道的比利时大奖赛上他又一次带着积分完赛。

而他1984年摩纳哥大奖赛上的表演给他带来了更广泛的关注。他以13位起步,在蒙特卡罗潮湿的街道上飞速穿行。第19圈,他超越了排在第二位的尼基·劳达,并快速接近领先的阿兰·普罗斯特。但就在他即将超越普罗斯特时,比赛在31圈由于大雨造成的安全原因被停止了。

塞纳在那一年结束前又睁来两个领奖台位置——英国和葡萄牙大奖赛的第三名。虽然他由于强行跳出托尔曼的合约,并与莲花签约出战1985赛季的原因,被车队取消了意大利大奖赛的参赛资格,但是他依然以13个积分与尼格尔·曼塞尔并列。

1984年,塞纳还参加了纽伯格林1000公里挑战赛,他与Henri Pescarolo和Stefan Johansson一起驾驶Porsche 956赛车获得第八。

他还参加了庆祝新的纽伯格林赛道开放的庆祝赛事。还有一些顶尖F1车手参加此项赛事,他们都驾驶统一的梅赛德斯 190E 2.3-16赛车。塞纳最终战胜了劳达和Carlos Reutemann获得第一。

1985-1987: Lotus

1985赛季,他与意大利车手Elio de Angelis在莲花成为队友。他在Rio de Janeiro的Jacarepaguá赛道举行的第一站巴西大奖赛上获得了第一个杆位,可惜他由于电子系统故障退赛了。

在1985年4月21日于Estoril的Autódromo do Estoril赛道举行的当年第二站葡萄牙大奖赛上,他获得了自己的第一个大奖赛胜利,他在大雨中从杆位起步直取胜利,而第二位起步的普罗斯特则侧滑出赛道撞在了墙上。之后,他又在Spa-Francorchamps的大雨中,赢得了比利时大奖赛的胜利。

最终他以38分,6次领奖台完赛(两次分站胜利,2个第二名,两个第三名)位列积分榜第4位,同时还获得了7个杆位。

Senna 驾驶Lotus 赛车1986 British Grand Prix.

1986年,阿亚顿否决了英国人Derek Warwick加盟莲花的可能,他认为莲花不可能为两位顶尖准备两辆有竞争力的赛车。所以他最后与苏格兰人Johnny Dumfries成为队友。

新的莲花98T赛车可靠性更好了,塞纳的赛季开局很强大,在家乡巴西Jacarepaguá举行的揭幕站中,他紧随同胞尼尔森·皮奎特获得第二。在以0.0014秒的优势——F1历史上最接近的冠亚军之差——打败尼格尔·曼塞尔赢得赫雷斯赛道举行的西班牙大奖赛后,他职业生涯第一次领跑世界冠军积分榜。

但是他的领先也就到此为此了,接下来他又一次遭遇了一连串机械故障引起的退赛。冠军的角逐在迈凯伦—TAG车队的阿兰普罗斯特和威廉姆斯双雄皮奎特和曼塞尔之间展开。塞纳在底特律拿下当年的第二场大奖赛胜利。最终他以55分,8个杆位,6次领奖台位置的成绩获得了年度第四名。

1987似乎充满了很多希望。当雷诺决定离开F1后,莲花终于获得了威廉姆斯相同的本田引擎。在不甚理想的开季赛后,塞纳连续拿下了摩纳哥大奖赛(破纪录的6次摘取大奖赛明珠的第一次胜利)和底特律举行的美国大奖赛,再次获得大奖赛领跑位置。这一次,莲花—本田 99T赛车似乎多多少少能与全能的尼尔森·皮奎特和尼格尔·曼塞尔驾驶的FW11B赛车抗争一下。虽然99T由于使用创新性的主动悬挂系统使得表现有所改善,但是FW11B依然是最强的赛车。两支车队的差距的最好例证就是87年银石赛道举行的英国大奖赛上,曼塞尔和皮奎特威廉姆斯赛车都套了由塞纳和队友中岛使用同样引擎的莲花赛车的圈。在墨西哥大奖赛的最后一圈因离合器故障导致的侧滑退赛后(当时处于第三位),塞纳退出总冠军的争夺,皮奎特和曼塞尔则继续在最后两站中拚争。

由于曼塞尔在Suzuka赛道举行的87年日本大奖赛练习赛上背部严重受伤,使他不得不放弃最后两场比赛,而实际上这也将世界冠军的宝座让给了尼尔森·皮奎特。然而,这也意味着,如果塞纳在最后两场比赛中获得2个第三名他就能超越曼塞尔获得年度亚军。最终他在日本和澳大利亚都以亚军完赛,但在澳洲站赛后却发现她的莲花—本田赛车的刹车通风导管过长了。这就是他在莲花最后一个赛季的结尾。由于被取消了成绩,他以57分,1个杆位,6次领奖台完赛获得年度季军。此外,这个赛季也深深地影响了塞纳整个职业沈亚,在这一年中,阿亚顿与本田建立了长远的良好关系,而正是阿亚顿的加盟使得迈凯伦从威廉姆斯手中抢来了1988款本田V6涡轮增压引擎。

1988-93: McLaren

1988年,得益于他与本田在87赛季建立的深厚关系,塞纳带着本田引擎加盟迈凯伦车队,与两届世界冠军阿兰·普罗斯特成为队友。这也意味着F1世界中最激烈的竞争关系的开始。两位车手驾驶MP4-4赛车完成了一系列统治性的比赛。这对组合横扫了16场大奖赛中的15场,其中塞纳拿下了8站比赛,并且最终获得了他第一个世界冠军。

Senna 驾驶 McLaren MP4/5

而他与普罗斯特在赛道上下的战斗更加激烈了,赛季倒数第二站,塞纳需要一场胜利保住夺冠的希望,而普罗斯特在Suzuka赛道的之字弯与塞纳发生了碰撞,这使他获得了第三个世界冠军。当时塞纳尝试在内弯超越普罗斯特,而后者则在弯内猛切塞纳的线路,两辆迈凯伦的轮子发了碰撞,双双进入缓冲区。塞纳的赛车被工作人员推回了赛道,他驶回维修站,更换了损坏的前鼻翼,重新投入比赛。随后,他从贝纳通的Alessandro Nannini那里重夺领先位置,并以第一完赛。但随后FIA认为他在之字弯的事故中回到赛道时,直接切掉了之字弯,并且随后又违规切入维修站入口(碰撞发生在Suzuka的最后一个之字减速弯,此时已经错过了维修站入口)。塞纳被罚了一大笔钱,并被暂时吊销他的超级驾照,整个1989年的冬天,他都与FIA和其时任主席Jean-Marie Balestre进行着论战。

1990年,两位车手又在同一个赛道以碰撞决定了冠军的归属,当时塞纳获得了杆位,而普罗斯特从第二起步。当时Suzuka赛道的杆位在右侧,赛道较脏的一面。正赛中,普罗斯特的法拉利赛车起的很好,在普罗斯特进入第一弯时,塞纳攻击性的保持自己的线路,一头撞上了普罗斯特的后轮。两车撞击速度高达270公里/小时,两人双双退赛,这次轮到塞纳庆祝他的总冠军头衔了。一年后,当他获得他第三个世界冠军时,塞纳向媒体解释了他前一年在Suzuka赛道的行为。他透露,在那年排位赛前他获得赛事干事的保证,杆位的发车位置将换到较为干净的左手边,而当他获得杆位后,他才获悉这项决定被Jean-Marie Balestre先生否决了。在解释与普罗斯特的碰撞时,塞纳说他当时想要做的是就是宣告他不会接受Balestre先前的那一系列不公正的决定,包括89年的撤销成绩和90年的杆位发车位:

“我想1989赛季发生的事情是不能被遗忘的,我不会忘记的。我至今依然挣扎着面对这些。你知道当时的情况:普罗斯特和我在之字弯相撞,是他撞到我的。之后,我重回比赛,而且获胜了,但是他们决心反对我,这是不正直的。之后发生的是...威胁,‘你可能被吊销驾照’。这是公正的处事方式吗?这不是...去年,在Suzuka赛道,我要求FIA将杆位发车位置换到赛道左侧。就如同我们知道的,这不公平,因为右侧比较脏,赛道缺乏抓地理——你高兴的活的杆位,但你事实上你却因此而处于不利位置。然后他们回答说,‘好的,没问题。’然后呢?Balestre命令不能改变杆位发车位。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想‘ this was really s***’。所以我对自己说,‘OK,无论如何,我要抢先进入第一弯——我不会让那家伙(阿兰·普罗斯特)比我先入弯。如果我离他足够近,他就不能在我之前入弯了——他不得不让我通过’(当时塞纳积分领先)我可不在乎是否发生事故;我驶向弯角。他本有机会避开,但他入弯了,然后事故。这是认为的,这是不可避免的。必然会发生。所以有些人会说,你导致了那次事故。‘为什么我会导致这次事故呢?If you get f***** every time you try to do your job cleanly, within the system, 你该怎么办?站在一边,说声谢谢? 没门。你应该为你认为正确的事情战斗。如果杆位从左边发车,无疑我已经抢入第一弯取得领先了。将杆位起跑位置放在右侧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而这是在Balestre先生的影响下作出的。而结果就是第一弯发生的事。我对事情的发生有贡献,但这不是我的责任。’”

1992年,塞纳坚定的获胜决心也不能挑战全能的威廉姆斯FW14B赛车。迈凯伦车队该季的新车有不少缺点。新车发布推迟了(一直到赛季第四站它才做好准备),此外新车缺少主动悬挂系统,同时稳定性也有问题,在高速弯角会有不可预期的摆动,而他的本田V12引擎已经不再是赛道上最强大的武器了。塞纳艰难的在摩纳哥,匈牙利和意大利大奖赛上获得冠军,但是年终只在积分榜上获得第四的排名。

塞纳1993年的参赛意愿赏有疑问,而他在92年底也没有与任何车队签署合同。他感到迈凯伦的赛车已经竞争力不够了(特别是在本田在1992年底退出F1后),而加盟威廉姆斯作普罗斯特的队友似乎是不可能的,因为普罗斯特的合约上有一条就是禁止塞纳成为他队友。12月,塞纳前往亚利桑那州的菲尼克斯,测试Penske IndyCar赛车。

迈凯伦老板罗恩·丹尼斯则在试图得到统治性的雷诺V10引擎在1993年的使用权。当谈判失败后,迈凯伦只能使用福特V8客户引擎了。作为客户车队,迈凯伦的引擎要落后于作为福特厂商车队的贝纳通,他们只能希望以其他机械部件来弥补马力的不足,其中包括有效的主动悬棺系统,最终,但尼斯说服塞纳回归迈凯伦。但是巴西人只愿意签约第一站南非大奖赛,他希望在那里了解迈凯伦的赛车是否有足够竞争力使他拥有一个胜利的赛季。

在驾驶了迈凯伦1993年款赛车后,塞纳认为新车虽然在马力上不能和普罗斯特的威廉姆斯—雷诺抗争,但依然对新车巨大的潜力感到惊讶。塞纳谢绝了一年的合同,但同意一站一站签订合同,最终他在迈凯伦完成了那个赛季。虽然也有消息说,这是丹尼斯和塞纳之间的营销剂量。在开季赛南非大奖赛夺下第二后,塞纳连续在雨中夺下了家乡巴西大奖赛和多宁顿公园的冠军。而后者被很多人认为是塞纳最伟大的胜利。他以第四起步,在第一弯角落到第五,但是在第一圈完成后,却在第一圈完成后获得领先。他套了所有对手整整一圈,在比赛中有些车手竟然7次进站,更换轮胎。此后塞纳在西班牙获得第二,并破纪录的在摩纳哥大奖赛获得第六次冠军。摩纳哥站后,虽然引擎处于劣势,但塞纳却在积分榜上领先处于威廉姆斯—雷诺赛车中的普罗斯特和贝纳通赛车中的迈克尔·舒马赫,在赛季中期,普罗斯特发挥出了威廉姆斯的强大能力,并获得冠军。塞纳最后以日本和澳大利亚大奖赛的胜利结束了1993赛季和他在迈凯伦光辉的职业生涯,在年度积分榜上他获得了亚军。

1994: Williams

塞纳在1993年加入威廉姆斯车队的努力由于阿兰·普罗斯特的阻拦而没有实现。当时塞纳甚至愿意免费为车队效力,无奈普罗斯特的合同的条款意味这一切是不可能的。但是普罗斯特合同中的这一条款有效期仅为1993年,而当他预期到他将又一次与他最伟大的对手成为队友的前景时,他选择了退役。1994年,塞纳最终签约威廉姆斯—雷诺车队。

考虑到同一支车队在前两年的比赛中以压倒性优势的赛车获得世界冠军,塞纳自然是赛季前世界冠军的热门人选,而他的队友达蒙·希尔将可能扮演支持性的角色。普罗斯特,塞纳和希尔几乎赢得了去年所有比赛的胜利,而唯一一场旁落的比赛,是被贝纳通的迈克尔·舒马赫夺下的。

冬季测试显示,赛车虽然很快,但是却很难驾驶。FIA禁止了诸如主动悬挂,牵引力控制和ABS之类的电子辅助系统,使得比赛中人的因素更为显著。威廉姆斯赛车在1994年初的操控性并不好,据其他F1车手观察,威廉姆斯赛车的车尾很不稳定。塞纳自己也多次(非常谨慎)评论道威廉姆斯FW16赛车依然有一些瑕疵,需要继续改进。很显然,在规则禁止主动悬挂和牵引力控制后,FW16赛车已经不具备了其前辈FW14B和FW15C的统治性表现。而测试中令人吃惊的是,贝纳通虽然引擎马力不足,但比威廉姆斯更快。

第一站巴西大奖赛上,塞纳获得了杆位。在比赛中塞纳在起步阶段获得领先,而贝纳通赛车则一直紧紧跟随。在进展后,舒马赫超越塞纳获得领先。第二名可不足以回报热情的巴西车迷,塞纳直奔胜利而去。塞纳将赛车推向极限,侧滑,他的比赛完了。

第二场比赛是Aida举行的太平洋大奖赛,塞纳再次获得杆位。然而塞纳却卷入了第一弯的事故中。他被米卡·哈基宁从后面撞到,又被Nicola Larini的法拉利撞上。

这是他最糟糕的F1赛季开局,两场比赛虽然都获得杆位,却没有拿到一个积分。贝纳通的迈克尔·舒马赫在积分榜上领先塞纳20分。

1994年伊莫拉赛道的致命事故
……如果必要,我们将提供此次事故的专题文章……

赛季第三场比赛,圣马力诺大奖赛,伊莫拉赛道,塞纳宣布这将是他新赛季的开始,他将用14站比赛战胜队手的16站,进而赢得世界冠军。塞纳再次获得杆位,但那个周末发生了许多不幸。周五下午排位赛时,塞纳同胞,F1新人鲁本斯·巴里切罗卷入了一起严重的事故,使他比赛周末报销了。塞纳去医院看望了巴里切罗——由于医生禁止探望,塞纳爬了医院的后墙——之后他确信安全标准应该重新制定。周六,奥地利车手Roland Ratzenberger在练习赛时的身亡再一次增强了塞纳的安全关切,并让他考虑从F1中退役。塞纳亲自访问了事故地点,以了解事故是怎样发生的。

讽刺的是,他将其最后的一个清晨用于和车手们开会,并决定在Ratzenberger事故后,有义务重新成立一个车手安全小组已增加F1运动的安全性。作为最资深的车手,他将作为此次努力的领导。

塞纳和其他车手都选择继续大奖赛周末,而正赛一开始起步就发生了大事故。比赛并没有被终止,而是由安全车带领了几圈。当比赛重新开始,塞纳利科做出了最快圈速(事实上是那场比赛第三最快的圈速)。随后,塞纳通过起点线直指Tamburello弯开始了他的最后一圈,但赛车似乎无法入弯,在赛车撞向防撞墙时,塞纳将车速从195mph降到了135mph。赛车反弹回隔离区。赛道官员迅速抵达了事故现场,但是没人靠近赛车,直到医疗小组抵达后,发现事故的严重性。那时塞纳的头抽搐了一下,全世界的观众认为他可能没事,然而这次抽搐可能暗示此时他的大脑已经受了重伤。塞纳被 Sid Watkins 和他的医疗团队从赛车中移出,并在用直升机送往医院前,在赛道边进行了急救。但不久后医院就传来了塞纳逝世的消息。

断裂的有前轮悬挂刺破了他的头盔,导致了致命伤。心脏两次停止跳动,塞纳还活着,当然情况几乎是绝望的。F1失去了他最具争议也是最有天赋的车手,时至今日,导致这场事故的原因依然没有完全弄清。

葬礼

塞纳的墓地
A tribute to Senna at the Donington Collection, Donington Park, where Senna drove the "Drive of the Decade" in 1993.
The legendary Eau Rouge corner in Belgium was temporarily reprofiled for the 1994 race. Damon Hill drives through the chicane, past graffiti written on the track to commemorate Senna.

他的死亡被很多巴西车迷认为是国家的悲剧,巴西政府宣布为期3天的国丧。上百万人沿着街道给他们的英雄最后的敬礼。

绝大多数F1圈内人都参加了塞纳的国葬。然而,FIA主席马克思·莫斯利却没有,他选择参加Ratzenberger 1994年5越7日在奥地利萨尔斯堡的葬礼。莫斯利在10年后的一次专访中说,“我去他的葬礼是因为所有人都去了塞纳的葬礼。我想有人去那里是重要的。”

在第四站摩纳哥大奖赛上,FIA决定空出前两个发车位,在上面漆上巴西和奥地利国旗,以纪念塞纳和Ratzenberger

遗产

2004年,(他逝世后10年,巴西媒体回顾了塞纳的一生),一本叫“Ayrton:The Hero Revealed”(原题为“Ayrton: O Herói Revelado”)在巴西出版。该书回忆了塞纳车手生涯,还首次透露了他先前不为人知的个人生活。

此外,塞纳逝世10周年前,2004年4月21日,超过10000人参加了在伊莫拉赛道附近足球场举行的慈善赛。比赛由一些加拿大和意大利的塞纳车迷组织。他们将1994年世界杯冠军巴西队重新召集(94年巴西国家队将世界杯献给阿亚顿·塞纳),参赛者中包括邓加,卡雷卡和塔法雷尔。他们的对手是由顶尖车手组成的球队,迈克尔·舒马赫,亚诺·特鲁利,鲁本斯·巴里切罗,费尔南多·阿隆索等参与了比赛。

同一周,伯尼·埃克莱斯顿说他依然相信阿亚顿·塞纳仍是他所见过得最好的车手。

2005年,意大利歌手Cesare Cremonini的新歌“Marmellata #25”中有这样一段,“Ahh! Da quando Senna non corre più... non è più domenica!”,翻译为中文就是:“Oh!自从塞纳不再比赛......周日就不再是那个周日了!”

也许塞纳最大的贡献是他过世后F1运动的安全性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尽管在他去世前,F1已经失去了数以百计的生命,但没有任何车手拥有他那样的声望和爱戴。重整赛道护栏,重新设计的赛道,更高的安全标准,车手座舱的升高都是阿亚顿直接带给F1的遗产。

为了纪念阿亚顿“Ayrton Senna Foundation”成立了。阿亚顿身前被他祖国巴西贫困儿童的悲惨生活深深感动,他94年告诉他姐姐,他希望为帮助孩子们做些事。在阿亚顿有机会实现他的想法前,他就过世了。他的家庭代为设立了“阿亚顿·塞纳基金会”帮助巴西贫困和社会下层的儿童。

排位赛

塞纳的排位赛能力众人皆知,他在其161场比赛中前无古人的获得了65个杆位。这项纪录在他死后存在了12年,迈克尔·舒马赫在他第236场比赛2006年圣马力诺大奖赛时打破了这项纪律。

“Majic”塞纳,就如他的车迷称呼的一样,赢得了6次摩纳哥大奖赛胜利,这项纪律保存至今,他的驾驶技术为他赢得了“Master of Monaco”(摩纳哥之王)的头衔。

阿亚顿曾经描绘过他在排位赛时曾有的古怪感觉。例如,在1988年摩纳哥大奖赛排位赛时,他就觉得似乎在隧道或做梦一般:

“……上一次排位赛时。我已经获得了杆位,然后半秒,接着1秒,我继续扩大着优势。突然,我比所有其他车手都几乎快2秒了,包括和我使用同样赛车的队友。突然我感到我不能再按感知来操作赛车了。我感到我的驾驶是受一种本能的驱使,好似我进入了另一个纬度。就像进入了一个隧道一般,不仅仅是赛道上的那个隧道,整个赛道就像一个隧道一般。我只是跑啊跑,我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我已经超越了极限,但是每一次我依然能找到更多的提升空间。

然后,突然什么东西踢了我一下。我似乎醒来了,意识到我处在一个非常地气氛下。我立刻将赛车开会维修站,减速。我慢慢驶回维修站,那一天我不想再出去了。这让我感到害怕,因为我已经超越了我意识控制之外了。这样的情况很少发生,但这样的经历依然鲜活的映刻在我脑海之中,因为这关乎到自卫的本能。”

在那次排位赛中,他一圈圈打破自己保持的杆位时间,直到他感到不舒服,回到维修站为止。

……

雨天驾驶

F1内,雨天比赛被认为是公平的竞争,它模糊了赛车的能力;而由车手决定一切。车速必须降低,赛车动力和抓地力的优势被大大削减。雨天比赛要求极高的赛车控制能力和驾驶技巧。而在这种条件下塞纳留下他最好的表演。

他有一种策略是在开始下雨时,并不急着进站换雨胎,而是坚持使用光头胎。尽管这使得驾驶变得非常困难,但塞纳经常可以比他的竞争对手多争取几秒的优势,因为大多数车手们都会争相进站换上雨胎。

1984赛季是塞纳的处女赛季。他的车队在世界冠军积分榜上只能挣扎在16位。一位新秀在托尔曼TG185这辆没有竞争力的赛车中,塞纳在他前5场比赛中获得了1个第六名,一个第七名。

他在摩纳哥迎来了自己第一个雨天的大奖赛。他以13位起步,由于安全原因比赛在31圈中止了。当比赛结束时,塞纳已经上升到第二位,此时他正以每圈四秒的速度追击阿兰·普罗斯特。塞纳在摩纳哥这条以超车困难而闻名的赛道上的雨战表现至今让车迷们深深怀念。

1993年,多宁顿公园欧洲大奖赛,塞纳驾驶迈凯伦MP4/8赛车,虽然这也是一辆好车,但普遍认为它远远不如普罗斯特和希尔驾驶的威廉姆斯FW15C赛车,甚至弱于贝纳通B193赛车——贝纳通赛车使用的是厂商供应版福特引擎——它的驾驶者是迈克尔·舒马赫和Riccardo Patrese。

塞纳在多宁顿的雨中第四起步,刚一起步,希尔就猛切舒马赫的线路,舒马赫被迫抢占了塞纳的线路。Karl Wendlinger的索伯从内道超越了塞纳和舒马赫,使得塞纳落到第5,舒马赫落到第4。由于舒马赫从外道进弯,塞纳只能抢入内道。虽然在第一个弯角后落到第五。但在一圈后,他就超越了舒马赫,Wendlinger,希尔和普罗斯特。这样光辉的雨地赛车操控使得塞纳在F1业内获得了“The Rain Man”(雨人)的称号。而多宁顿的开场圈经常被认为是F1历史上最伟大的时刻之一。塞纳被很多车迷认为是汽车运动历史上最快的车手,在2006年F1racing一项投票中,他依然被认为是历史上最伟大的车手。

性格

在他现象级的驾驶技巧之外,塞纳或许拥有体育史上最复杂的人格。他将驾驶作为“自我发现”的途径,比赛对于他则是一种生活的隐喻:“我开得越猛,我就能更多的了解自己。我总是在寻找下一步,尝试进入一个不同得世界,那些我未曾进入的领域。驾驶F1时很孤独,但是非常抓人。我已经体验了新的感觉。我还想要更多。这是我的激励,我的动力。”(原文为,“The harder I push, the more I find within myself. I am always looking for the next step, a different world to go into, areas where I have not been before. It’s lonely driving a Grand Prix car, but very absorbing. I have experienced new sensations and I want more. That is my excitement, my motivation.”)与赛道上的严肃坚定的胜利意志相对的是,赛道下塞纳的同情心和人情味。我们都知道他与队友Gerhard Berger间的友谊,他们两人总是互相开玩笑。

在塞纳斯后,人们发现他已经向儿童慈善团体捐出了上百万美元的个人财富(他过世时其个人财产估计有4亿美元),而在他去世前他一直保守着这些秘密。他在巴西的基金会,Instituto Ayrton Senna,已经在过去12年内投资了8000万于社会服务项目,并与学校,政府,NGO和私人团体一起行动为来自低收入阶层的儿童和青少年提供机会帮助他们获得社会认可。

在2004年拍摄的一部名为“The Right to Win”的纪录片中,弗兰克·威廉姆斯回忆了塞纳在赛道上的伟大成就,但最后他说道“他在赛车外甚至比在赛车内更伟大。”(原文为,“he was an even greater man outside of the car than he was in it”)

F1的危险性

虽然在阿亚顿早期的比赛生涯中不以为意,但他后来深刻的了解了这项运动的危险性。

这可能是在Martin Donnelly1990年赫雷斯赛道举行的西班牙大奖赛上的事故后改变的。Donnelly被连着驾驶椅甩出了赛车,严重的骨折差点要了这位车手的命。

1992年Spa-Francorchamps周五举行的比利时大奖赛自由练习赛上,Érik Comas在直道尾端发生了严重的事故。当其他车手高速通过残骸时,塞纳却停下赛车,从车内跳出,去帮忙。 冒着生命危险,他跑向赛车残骸,将事故赛车内的电子系统关闭,以免发生火灾。

1993年,还是在Spa-Francorchamps,当Alessandro Zanardi(亚历山德罗·扎纳尔迪)在Eau Rouge 发生严重事故时,塞纳再一次跳出赛车帮助受伤的车手。

塞纳对1994年圣马力诺大奖赛时奥地利车手Roland Ratzenberger的死亡事故极为关切,而一天之后,他也在那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在Roland事故后,他坚持亲自去事故现场试图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似乎在暗示塞纳已经在思考一些过去没有想过的事了。在他开始最后一场比赛前,是否已经对将要做的事情有了清晰的框架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了。在他的事故后,赛道官员检查残骸时,在他的赛车内发现了一面奥地利国旗——他希望在胜利时挥舞以纪念一天前过世的奥地利车手Roland Ratzenberger。

琐事

Ayrton Senna 1992年的电子游戏, Ayrton Senna's Super Monaco GP II
  • 塞纳的个人赞助商是Banco Nacional,这家银行与保险极端已经破产。
  • 1992年,阿亚顿·塞纳代言Sega的游戏Ayrton Senna's Super Monaco GP II。
  • MV Agusta公司每年限量生产一款F4 1000 senna的纪念摩托车模型。
  • 阿亚顿·塞纳是一位狂热的Corinthians Paulista的支持者。
  • ……

塞纳的话

  • "Winning is like a drug, I cannot justify in any circumstances coming second or third."
    “胜利就像毒药,任何情况下获得第二或第三,我都无法原谅自己。”
  • "Being second is to be the first of the ones who lose."
    “第二名是第一个失败的人”
  • "On a given day, a given circumstance, you think you have a limit. And you then go for this limit and you touch this limit, and you think, 'Okay, this is the limit'. And so you touch this limit, something happens and you suddenly can go a little bit further. With your mind power, your determination, your instinct, and the experience as well, you can fly very high."
    “在某一天,某种情况下,你想你会到达某种极限。然后,你接近极限,你触碰极限,有时,突然,你可以稍稍超越极限了,带着你的精神力,你的决心,你的本能,还有你的经验,你可以高高飞翔。”
  • "One particular thing that Formula-1 can provide you, is that you know you're always exposed to danger. Danger of getting hurt, danger of dying. This is part of your life, and you either face it in a professional, in a cool manner, or you just drop it, just leave it and don't do it anymore really. And I happen to like too much what I do to just drop it, I can't drop it."
    F1能给你带来的一件特别的事是,你知道你总是暴露在危险中。受伤的危险,死亡的危险。这是你生命的一部分,你或者要职业的,冷静的面对它,或者,摆脱它,远离它。我只是太爱这些本该摆脱的事情,我不能离开这一切。”
  • "Racing, competing, it's in my blood. It's part of me, it's part of my life; I have been doing it all my life and it stands out above everything else."
    …………
  • "There are no small accidents on this circuit." - talking about the Imola circuit before the fatal 1994 race.
    “在这条赛道上可没有小事故。”——在1994年最后一场大奖赛前谈到Imola赛道。
  • "It's going to be a season with lots of accidents, and I'll risk saying that we'll be lucky if something really serious doesn't happen." - pre-season 1994.
    “这将会是一个充满事故的德赛季,如果什么都没发生,我想我们真的很幸运。”——1994年赛季前。
  • "I continuously go further and further learning about my own limitations, my body limitation, psychological limitations. It's a way of life for me."
    “我总是越走越远,认识我的极限,我身体的极限,心理上的极限。这是我的生活方式。”
  • "Of course there are moments that you wonder how long you should be doing it because there are other aspects which are not nice, of this lifestyle. But I just love winning."
    “当然,有时你怀疑你还应该坚持多久,因为这样的生活中,有些方面并不是很完美。但是我就是喜欢胜利。”
  • "If you have a target in your life, a real target, doesn't matter if you are very poor or rich people, if you work hard and believe in God, you can get the success, success in the life."
    “如果你对你的生活有目标,真正的目标,不管你贫穷或富有,如果你勤劳工作,信仰上帝,你会获得成功,在人生中获胜。”
  • "I know that it is impossible to win always. I just hope that defeat doesn't come this weekend."
    “我直到总是获胜不现实。我只是希望失败不在这个周末到来。”
  • "I don't know driving in another way which isn't risky. Each one has to improve himself. Each driver has its limit. My limit is a little bit further than other's."
    “我不认为换种驾驶方式就不危险了。每个人都要不断提升自己。每个车手都有自己的极限。我的极限仅仅比其他人远了一点点。”
  • "If I ever happen to have an accident that eventually costs me my life, I hope it is in one go. I would not like to be in a wheelchair. I would not like to be in a hospital suffering from whatever injury it was. If I'm going to live, I want to live fully. Very intensely, because I am an intense person. It would ruin my life if I had to live partially." (January 1994, 4 months prior to his death)
    “如果我发生了致命事故,我希望就那样故去。我不想在轮椅里。我不想在医院内受这份罪。如果我活着,我希望获得完整。有些极端,因为我是一个极端的人。如果我只能不完整的活着,这回毁灭我。”(逝世前4个月,1994年1月)

争论与批评

在他漫长的职业生涯中,塞纳卷入了一些事故,使他多少要面对争议。其中89年和90年决定冠军的事故就引起了媒体的广泛议论。

决定世界冠军的碰撞

1989年倒数第二站日本大奖赛前,巴西人只有获胜才能保住争夺冠军的可能,塞纳从世界冠军积分榜领先者阿兰·普罗斯特手中抢到杆位。普罗斯特的起步很好,并获得了领先,在比赛前半程,他迅速带开并建立了5秒德优势。之后塞纳开始慢慢缩短距离,在第40圈将双方的距离缩减到1秒。普罗斯特在直道上拥有优势,而塞纳在弯角中更快。塞纳铤而走险的在第46圈的最后一个之字弯角超越普罗斯特。当塞纳在内道抢到半个位置时,普罗斯特已经进弯了,两辆迈凯伦纠缠着滑入缓冲区。普罗斯特,认为世界冠军已经到手了,所以他爬出了赛道。而塞纳则绝望的让工作人员将他推回赛道。他们将赛车推回赛道,由于位置过于危险,他们不得不又推了一段。此时塞纳重新点燃了引擎。他切过之字弯,重新回到比赛中。他赛车的前鼻翼毁了,他不得不进站,出战后,他仅仅落后Alessandro Nannini5秒。塞纳开始了疯狂的追逐。第50圈,在之字弯超过了Nannini重新获得比赛领先位置。但是最后Nannini获得了比赛的胜利。塞纳由于错过了之字弯并引发重大事故而被撤销了成绩。迈凯伦对此作出了上诉,但FIA上诉法庭不仅没有推翻这项决定,反而追加了100000美元罚款,并吊销了他6个月的超级驾照。

1990年,塞纳以积分榜领先者的身份进入了日本大奖赛。在排位赛后,围绕杆位发车位置进行了场激烈的政治斗争。迈凯伦希望将塞纳的发车位置换到赛道干静的一面,但要求被拒绝了。塞纳将此视为普罗斯特和FIA之间的勾结,这促使他在发车时作出极端的举动。如果位置并不有利的话,塞纳也决定在第一弯决不退缩。普罗斯特起步如预想中完美,当他们进入第一弯时他获得了半个车位的领先优势。而塞纳没有退让。两辆车撞击后进入缓冲区。塞纳获得了世界冠军。还有一场比赛,但普罗斯特已经不能拿到足够的分数了。在塞纳和普罗斯特的碰撞后引起了很多争议。在法拉利威胁除非处罚塞纳的危险驾驶外,他们就将退出F1运动后,FISA宣布了一项特殊安全调查计划。然而,塞纳只收到了一份警告和一笔罚款。而令人惊讶的是在1991年日本大奖赛新闻发布会上,塞纳承认第一弯的撞击是他故意所为……

1991年日本大奖赛上,塞纳另一个惊人的举动是,在最后一个弯角让队友奥地利人Gerhard Berger超过。

其他事件

塞纳在1985年摩纳哥大奖赛上获得杆位,但是他因在排位赛最后阶段跑了不必要的圈数影响其他车手作成绩。尼基·劳达和Michele Alboreto对此事尤其愤恨。Alboreto更是将塞纳逼到了岔道上。但塞纳指出他在排位赛里16个有效成绩中的13个都足以获得杆位。

在1988年葡萄牙大奖赛普罗斯特发现胜利对于塞纳而言意味着全部,他当时被赛道以180mph的速度逼向维修站墙。当时普罗斯特在起步时微微比塞纳快,但是巴西人却抢入第一弯。普罗斯特在第一圈最后一个弯道尝试超越赛道,但塞纳切线过来阻挡普罗斯特,逼迫法国人几乎撞到维修站墙。普罗斯特继续加油,并在第一弯超越了塞纳。尽管普罗斯特对塞纳的举动感到愤怒,但巴西人仅仅收到了FIA的一个警告。


【翻译:雪鸟】



上一篇:菲尔·希尔
下一篇:阿兰·琼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