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i Lauda


国籍 奥地利
F1 职业生涯
参赛岁月
车队
参赛次数
世界冠军 3 (1975, 1977, 1984)
分站胜利
领奖台完赛
职业生涯得分
杆位
最快圈速
第一场分站
第一次胜利
最后一次胜利
最后一场分站

尼基·劳达

Niki Lauda

Andreas Nikolaus "Niki" Lauda (安德里亚·尼古拉斯·“尼基”·劳达)(1949年2月22日出生于维也纳) 这个奥地利人不仅是飞行员、企业家,还是一名曾赢过三届世界冠军的前F1车手。

目录

  • 1 早期赛车生涯
  • 2 法拉利车队:1974-1977
  • 3 布拉汉姆车队退役
  • 4 迈凯伦车队重新复出
  • 5 退役后的生活

早期赛车生涯

尼基-劳达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环境注定他是一名罗马教徒。不顾家人的反对,劳达毅然走上了赛车之路。他的赛车生涯始于Mini,不久后他就转投在中欧较为普遍的Vee方程式赛事,但马上又升级去为保时捷和雪佛龙的私人车队开车。自此,他的职业生涯看上去波澜不惊,直到他在一家人寿保险公司的担保下从银行贷了一大笔款,并用这笔钱买到了March车队的F2车手位置。他很快就会提拔到F1车队, 1972年,他同时在F1和F2领域中为March车队效力。虽然March的F2车队很不错,而且劳达的试车技术的确给车队主管罗宾-赫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他们当年的F1赛季实在是惨不忍睹。绝望的劳达甚至曾经考虑要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但最终,在1973年,他又向银行贷了款,进入BRM车队。劳达立即发挥出极高的水平,可车队状态一直不甚理想,甚至在衰退。1974年,他终于迎来了转折点:劳达在BRM车队的队友克雷-雷加佐尼重回法拉利,并在老板恩佐·法拉利面前对劳达大加赞许。随后法拉利马上签下了劳达,并付给他足以还清债务的薪水。

法拉利:1974-1977

1973年,劳达在纽伯格林

如果说20世纪70年代初期的岁月是不太成功的话,那么1973年的开局就是灾难的顶锋。终于,法拉利在主席卢卡-迪-蒙特泽摩罗的领导下重组了,并在1974年成功复活。这支车队对当时不甚有名的劳达十分信任,这份信任很快获得了回报——劳达为车队赢得了揭幕战阿根廷大奖赛的第二名。仅仅在三站以后的西班牙,劳达就迎来了他的第一场F1大奖赛胜利——这也是法拉利车队自1972年以来的第一场胜利。虽然劳达一直作为赛季的领先者并连续获得六个杆位,但自身经验的缺乏加上赛车的稳定性欠缺,意味着他在那一年只能再赢得一场荷兰大奖赛了。在季末的车手积分榜上他仅列第四,但证明了自己极佳的测试和改进赛车的能力。

劳达的1975赛季开始得很不顺利。但在前四站比赛最好成绩仅是第五的情况下,他驾驶着法拉利新312T赛车在接下来的五场比赛中赢下了四场。在收官之战美国大奖赛获得第五之后,他的第一个大奖赛冠军终于板上钉钉了。

1976 年与1975赛季不同,劳达完全控制了前几场比赛。他赢下了前六场中的四场,另外的两场则以第二完赛。他在英国赢得第五场胜利之后,比第二名的乔迪·施科特超出一倍多的积分,他的“两连冠”看起来只是时间问题了。而在1959和1960年杰克·布拉汉姆的连冠后还没有人能卫冕陈公。而且他看上去还有希望打破Jim Clark于1963年创造的单赛季最高获胜场次记录。

尼基·劳达在纽伯格林赛道,1976年的德国大奖赛练习赛

然而这时,悲剧发生了。在德国大奖赛长长的纽伯格林赛道,第二圈,劳达的车怀疑由于后悬挂系统故障,突然驶离了赛道,在撞到防护墙后滚回赛道并来到朗格的苏蒂尔-福特赛车的行驶路线上。劳达的车燃起熊熊大火,但比朗格更不幸的是,他被困在赛车残骸里了。车手马沙利奥、盖伊·爱德华兹和哈拉德·埃特尔很快来到出事现场,但在他们三人加上朗格奋力把劳达从车里拉出来之前,他在车里已经遭到了严重的头部烧伤,吸入的有毒热气导致他的肺脏和血液系统损坏。虽然这时的劳达还有意识,而且还能马上站起来,但晚些时候他陷入昏迷,牧师甚至为他执行了临终祈祷仪式。

这场大火给劳达留下了大片伤疤,但这或许成为了他在公众眼中的一大特征。他自认为没有深入治疗的必要,只是进行了一些简单的外科手术以让眼睑恢复正常工作。这场事故之后他在众人面前总是习惯性地戴着那顶帕尔马帽子来遮挡脸部的伤痕——这是他的另一个显著特征。

因为劳达基本退出争夺,法拉利抵制了奥地利大奖赛,以抗议在西班牙和英国大奖赛上赛会对迈凯伦车手詹姆斯-亨特的偏袒。卡洛斯-里特曼甚至也被列入替代者名单。

但劳达不可思议地回来了!他不但从那次大火中生还,还在仅仅六周(两场大奖赛)后回到赛场,并在意大利大奖赛上获得了令人惊讶的第四名。劳达离开的日子里,亨特逐渐缩小了与他的积分差距。在加拿大和美国大奖赛的胜利之后,亨特和劳达只有三分之差了。此时只剩下赛季的最后一场大奖赛:日本大奖赛。

劳达在排位赛中获得第三名,位列亨特之后。但比赛日天降暴雨,两圈后劳达退赛了——他认为在这种情况下继续在赛道上飞驰是十分危险的。在轮胎被异物刺破使亨特丢掉几个位置后,他又回到第三,最后以一分的优势赢下了总冠军。忽略结局吧,劳达的回归被认为是赛车界最勇敢的典范之一。

因为劳达强烈地希望退出赛车界,致使他先前和法拉利的美好关系受到了影响。因为车队已经决定在加拿大大奖赛起用当时还不怎么出名的吉尔斯-维伦纽夫来驾驶三号赛车,所以劳达很早就宣布将在赛季末离开法拉利。在1977赛季,劳达驾驶着法拉利的312T2,以领先第二名乔迪·施科特17分的优势捧回了他的第二座F1冠军奖杯。这一年,劳达只获得了三个分站冠军,分别是南非大奖赛、德国大奖赛和荷兰大奖赛。虽然莲花·福特车队的Mario Andretti获胜次数比劳达多,但劳达仅有三场未能完赛的纪录使其它车手难以望其项背。虽然早早的赢得了1977年的冠军,但他的胜利是源于其可靠性与完赛率而非惊人的速度。即便早已决意离开,但劳达还是和队友里特曼的共同努力,帮助法拉利以33分完胜第二名的莲花-福特车队赢得车队冠军。

布拉汉姆车队,退役

1978年以一百万美元的年薪加入布拉汉姆车队之后,劳达度过了两个不太成功的赛季。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在一次大奖赛中他驾驶的布拉汉姆 BT46B。这个“风扇车”的创意来自一些激进分子。她赢得了第一场比赛,但很快被禁止了。在1979年的加拿大大奖赛上,劳达告诉当时布拉汉姆车队的老板伯尼-埃克莱斯顿自己希望马上退役,因为他已经对“开车绕圈”提不起一点兴趣。劳达曾创立过一条航线,退役之后他将回到奥地利全身心经营这间公司。

迈凯伦,复出

1982年,为获得资金来支持他的生意,劳达又回到赛车场,并感觉到自己在F1的生涯还可以延续。他在迈凯伦的测试中十分成功,唯一一个问题就是如何说服车队赞助商万宝路自己还有足够的能力赢取胜利。劳达用回归后的第三场长滩大奖赛的胜利证明了自己还是有竞争力的。

1984年,劳达所在的迈凯伦车队和保时捷正式成为合作伙伴。这一年,劳达唯一的对手就是他的队友:阿兰-普罗斯特。这个赛季,劳达在排位赛中经常远远落后于普罗斯特,在分站冠军上也以5:7输给队友。但意大利大奖赛最能体现这位从商界回归的车手坚持不懈的个性:在这场只有8辆车完赛的比赛中,发车时仅位列第四的劳达最终以领先第二名25秒的优势称雄蒙扎。经过激烈的争夺,劳达最终以1.5分的微弱优势击败队友阿兰-普罗斯特,如愿获得第三冠。迈凯伦车队凭借12胜和86分的领先优势称霸F1车坛。

Life after F1

巴黎地铁,讽刺尼基航线老板尼基·劳达面部特征的漫画海报

1985年他第二次退役后就一直经营他的航空公司:劳达航空公司。1999年把公司部分股权出售给主要合伙人奥地利航空公司后,劳达被董事会政治驱逐。于是2001至2002年,他又回到F1,负责管理美洲虎车队。2003年末,他又开辟了一条新航线——尼基航线。劳达持有商用飞机驾驶员执照,有时他会以机长的身份出现在自己航线的飞机上。

1993年,劳达被选为国际汽车运动名人堂的成员。直到今天,他对F1的见解还被广泛引用,而且还为奥地利和德国电视台担任解说嘉宾。作为一名职业车手,劳达因为驾驶时冷静的头脑和风险最小化、效益最大化而受到广泛赞誉,当然还有他冷酷和自私。劳达还被看作是赛车界技艺最精湛的测试车手,时常能为改良赛车的性能而忍受长时间的工作。

尼基-劳达曾撰有四本书:《大奖赛驾驶的技术与技巧》(1975);《我和法拉利的日子》(1978);《全新的F1:涡轮时代》(1984);《我的故事》(1986)。他把这些书籍的编辑任务都交给了奥地利新闻记者赫伯特-凡尔特。

有时,劳达会因为突出的兔牙而被戏称为“老鼠”或“超能鼠”。他还与1976年曾为他提供过帽子的帕尔马和菲斯曼保持着不错的关系——因为那些帽子可以让他暂时忘却1976年那次熊熊大火留下的印记。

【翻译:chao11316】


上一篇:阿兰·琼斯
下一篇:查尔斯-皮克